Josherich's Blog

HOME RSS PROJECTS

2016 Quote

02 Jul 2016

没有标注的大多来源于社交网络。话可以乱说,不当真。

“我走的时候,他才不到5岁,他只知道我原来是踢足球的,其他的没有概念,家里人都没和他说。”江津告诉《人物》记者。这天,江津把已经10岁的儿子单独叫到一边,打开电脑,一边说,一边搜索关于自己的报道。

-《人物》




可以,这很清真




vivo把这样的策略称为“鸡肋理论”:大公司不愿意做,或者即使做了也不愿意用优势兵力做的领域,正是vivo切入的“鸡肋领域”。




警报:你可能是正版游戏的受害者,。。。




steam community




血泪的教训,也是基础的规则,就是不要用任何有业务意义的字段来做 ID




生活是少数人给多数人的馈赠,拥有生活而且懂得生活的人赠给没有生活也不懂得生活的人。




前几天听了一个又没新意又没深度的糟糕讲座。正好认识那个实验室的朋友,就顺口去问了一下怎么回事。朋友说:哦哦是他啊。那个千年老博后,早就不怎么发文章了不过干活特别好用就留着了。你别说,人家精着呢,读博的时候就发现生物狗没前途于是转行写科幻了,就是盘算着留个学术职位科幻比较好卖。。。

– RDX




真相是不是赤祼祼的?很多时候是,但更多时候不是。是的不是问题,不是的才是问题,而且是更重要的问题。CPI是多少不是问题,统计局怎么得出这个CPI才是问题。

– 王烁




come have a beer




我只会一招,那就是描述。别人辩论的时候我只有一个目的:听懂你在说啥(你的语言指的是什么)。结果只有两个,一个是听懂了(你让我看到了一个我以前没看到的东西),另一个是你啥都没说。逻辑错误从来都不是我注意的东西,只有对世界错误的描述才会引起我的注意。

– simplesimon




内容创作者都会恐惧江郎才尽之时,你呢? 我们这个学的是技术。一个卖早饭、炸油条的会恐惧有一天江郎才尽吗?

– 郭德纲




There’s a package called isArray that has 880,000 downloads a day, and 18 million downloads in February of 2016. It has 72 dependent NPM packages. Here’s it’s entire 1 line of code:

return toString.call(arr) == '[object Array]';




于是,他们的目标常常是那些个头最大、角最大的动物。在自然界当中,这样的动物通常都是老年雄性,这些个体对于种群的益处较少,又常常会压制繁殖力更强的年轻个体。狩猎这样的动物对于种群的破坏比较小甚至是有益的。在北美,美国人甚至引入了亚洲的盘羊,让那些老年个体漂亮的大角来满足猎手的欲望。

– 狩猎的另一面




乔伊斯在《芬尼根守灵》(Finnegans Wake)中使用复合词,预测了现在网络中常见的#超长#连续#话题#标签;马拉美跨页排列的诗句看起来则像是十九世纪的 gif 动图;佐拉的罗根麦奎特(Rogen-Macquart)系列是对现在长博客的预言;海斯特·司雷尔(Hester Thrale)在书页边缘反复书写《博斯维尔》(Boswell)和现在的评论流十分相似;费列克斯·费南昂(Felix Feneon)把报纸头条编写成诗写进他的《三行小说》,其实就是 1906 年版的推特。

– Kenneth Goldsmith




后来兽医跟我们说,原来猫妈妈一胎可以同时怀来自两个爸爸的孩子




拥有很强的racist belief或sentiment的人也可能非常懂得racial etiquette。亚洲人真是吃了这个etiquette的亏的。

– simplesimon




“就整体而言,在遇到不愉快的事情时你们会发现这样一处法则,即你们越早沉到水底,便能越快浮到水面。”这个主意用一位传大诗人的话说就是:“目不转睛地直面糟糕”。

– nulland




维克多·雨果和一个把自己想象成维克多·雨果的疯子十分相似。

– 让·科克托




看哈里波特的时候我就觉得很奇怪魔法世界只有大臣没有国王,那么王室在魔法世界里的地位究竟为何?身为英国臣民的罗琳大妈显然被下了封口令而语焉不详,不过看了国王的演讲,一切真相就大白了。 邓不利多的真实身份就是英王乔治五世所以他可以完全不鸟魔法部长,而英国被卷入二战完全是伏地魔搞的鬼:乔治六世娶了最疯狂的贝阿翠丝阿姨做老婆而首相则是虫尾巴,至于国王显然是被魔法操纵了以至于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 大笨熊没




“如果你要演女性角色你要演谁?”,抖森:“我要和锤哥演末!路!狂!花!”




当我在等334路车的时候,我假装是在等339路车,然后334来的就比较快

– 白衣渡江




I have had heart-cutting experience that opinions are a poor cement between human souls; and the only effect I ardently long to produce by my writing, is that those who read them should be better able to imagine and to feel the pains and the joys of those differ from themselves in everything but the broad fact of being struggling erring human creatures.

– George Eliot